温企预算缩水致年会策划竞争激烈

 年会资讯     |      2015-11-28 10:54

  岁末年初,企业“年会热”正如火如荼上演。经历过一场经济寒潮,不少温州企业去年捂紧了口袋,年会预算有所削减,这也让“年会经济”产业链上的演艺、策划等文化公司,需要经历一次特别的考验。

  辞旧迎新会“励志”唱主角

  正如过年被赋予辞旧迎新的特殊意义,年会是企业最隆重的年终庆典。而去年,刚经历一场经济寒潮的温州企业,其年会承载的期待又与往年不同。

  经营红酒销售的“政鑫商贸”,日前举行了一场名为“杯酒人生”的年会。这场年会以“一棵葡萄树的故事”贯串全程。现场有一株很大的仿真葡萄树,大家把祝福卡片挂在树上,寓意祝福会随着葡萄的丰收酿出香气馥郁的佳酿。负责这次年会策划的温州“艺都文化传播”策划总监季陆昆解释说,这是为企业度身定制的创意,年会采用葡萄树意象,正是出于励志的考虑。2006年以来在温州没有一个酒庄不赚钱,但去年下半年高档葡萄酒消费冷淡了不少,红酒商们更需要一种坚守的勇气和信心。

  温州车迷俱乐部2011~2012跨年狂欢嘉年华暨成立十周年庆典,俱乐部请了温州“时尚文化传播”这个智囊团来策划这场跨年狂欢。时尚文化传播老总项敬明说,这次十年庆,主办方想办成一场感性的,充斥着所有人心灵寄托的庆生晚会。为了达到效果,在主办方最后确定的年会方案里,领导层当了先锋:会长层集体身着女装佩戴假发,表演日本人气组合青春美少女的歌舞Gee,理事层表演小天鹅。“会长能够降低身份博人一乐,那些会员还有什么可以羞涩的。”

  也有企业的年会是自力更生,全部内部打造。温州东方妇产医院去年就是这样,除了灯光音效设备需要借助外力之外,流程自己设计,节目自己出,省下来的钱都置办奖品作为员工福利。员工的智慧也让年会惊喜不断,他们自编自导自演的滑稽舞台剧“潘金莲外传”,融合了2011年最流行的“穿越剧”、网络流行语等元素,还巧妙地植入了东方妇产的广告。

  钱要掰着花 创意不打折

  跟往年相比,去年大多数企业的年会预算都“瘦身”了。这是有着多年年会活动策划经验的章近志最直观的感受,他说:“往年,有的企业年会请专业演员和明星出场,一个节目就得花费两三万元。而现在,这种大手笔的企业很少见。”但尽管预算趋俭,企业的要求却没有打折,反而更多、更具体。年会主办者们都明确,他们想通过年会传达什么,获得什么:要激情,要温暖。要告诉彼此:我们很好,明年更好。

  一场让人记忆深刻的年会,需要有智慧的策划,策划公司、演艺公司在年会经济的产业链上占了一席之地。

  温州“中艺文化传播”老总吴昌青认为近几年来温州企业办年会越来越风行,也越来越理性。最初几年讲的是吃好喝好玩好,现在则都有自己的主题。

  “办得好的年会就像一个强大的‘场’,主办方呈现的是热情、踊跃、信心,参与者能很好地互动,感受到那种阳光和积极的心态。”吴昌青说,他操办过不少企业年会,年会跟演出不同,不是表演给别人看,而重在交流与互动,“就是彼此说,我们很好,未来会很好,这样的感觉。”

  年会经济成文化行业新金矿

  企业年会越来越“不简单”,也带动了年会幕后的演艺、策划等文化行业市场越来越大。

  温州“同道文化传媒”负责人李志道说,每年这个时候,都恨不得一个人掰成几个用。“同道”的主业是拍摄和制作企业形象片,如今企业流行在年会上播放一两条宣传片。“对内”的“内部春晚”上,形象片一来可以营造气氛,二来可以作为企业一年来的一张最直观形象的业绩答卷,能增强企业凝聚力,振奋士气。而“对外”的年会上,形象片展示的是企业实力,有营销和宣传的效用。一条时长四五分钟的形象片,制作周期在一周左右,在1月份这样的需求旺季,订单接到手软,加班也加到崩溃。

  据章近志看来,温州企业热衷于大办年会,是在三四年前就开始风行。“艺都文化传播”在2008年看好这个市场,开始把重心转到年会的策划和执行上来。之后的两三年,可以用发展迅猛来概括。“企业不差钱,年会经费一个比一个高,砸几十万上百万,要最好的灯光设备,到杭州、上海请明星出场,就要一个热闹。”

  “就在这两三年间,做活动策划、执行的各类文化公司也瞄准了年会经济这块蛋糕。”温州市文化传媒协会秘书长余沧海说,目前在工商部门注册的大大小小广告公司全部包括在内,全市已达到2000多家。而根据他们了解,这些广告公司中很大一部分都有策划组织年会业务,温州的年会经济已渐成气候。

  年会策划行业面临重新洗牌

  但不少伴随着年会热应运而生的文化公司,如今正经历着一场考验。

  跟往年频频大手笔,动不动就几万元、数十万元的豪迈相反,如今企业出手要谨慎得多。据季陆昆透露,去年下半年以来,艺都接到的最大的年会订单是18万元,而更多的是价格从8000元至3万元区间。“竞争越来越激烈,这逼得我们要在流程创意上多下功夫。毕竟文化产业是智业。”

  “前两年,温州年会风行的时候,不少文化公司纷纷进入,希望分一杯羹,甚至有的小公司,一套设备几个人就试水这个市场。去年,这些小公司受到冲击最大,有的开始转型,有的已经倒闭了。”章近志说。

  温州市文化传媒协会会长金一群认为,温州的文化企业还基本处于小、乱、散的格局。“几乎所有的文化投资者或文化公司都是抱着捞一把的心态参与温州的文化市场,他们既没有长期投资文化市场的计划,也没有培育未来的文化市场的远见,大都采取见好就收的策略,所以这几年的大浪淘沙之后,竟没有留下一个叫得响的文化品牌。”但他也认为温州发展文化产业也有自己的优势:一方面温州有经济实力,文化消费市场很大;另一方面温州人的市场意识和市场机制非常灵活。“文化产业因为壁垒多,开发的人就少,所以,也是商机最多的地方。”他说,未来最挣钱的人可能不是做产品的人,而是做概念的人。